“上中杯”钢琴比赛中优秀的选手将有机会与上

2019/05/15 次浏览

  上海音乐学院教授、中国即兴演奏权威孙维权讲了一个令他感触很深的故事。他说,几年前,佘山一位音乐教师曾跟随他学习过一段时间的钢琴即兴演奏,那位学生后来告诉他,“我的音乐课深深地吸引了我的学生,他们特别喜欢听我的钢琴即兴演奏,甚至连隔壁班的语文课都会暂停下来一起欣赏我的即兴演奏”。孙维权感慨道,即兴演奏改变了这位学生的生活,“后来,这位学生每天傍晚都会在家里即兴地边弹边唱,连他的妻子和白发苍苍的老母亲也加入进来,一家人其乐融融,沉浸在钢琴的叮咚声中。”

  上海中学校长唐盛昌自称是艺术教育的门外汉,但作为音乐爱好者的他同样也有不少困惑。“为什么喜欢音乐课的孩子不多,而喜欢音乐的孩子却不少?为什么弹了多年钢琴的孩子分辨不出巴赫的曲子与贝多芬或者莫扎特的区别?”看到社会上钢琴教学、考级以泯灭学生音乐兴趣与创意激情为代价的现象,唐校长逐渐萌生了以比赛影响钢琴教育改革的想法。他认为,音乐不应该只是技巧的追求,更重要的在于情感的抒发与创意的激活。因此,第一届的“上中杯”中尝试加入了抽取一段旋律进行发展演绎的方式,而在第二届比赛中,参赛者在决赛环节还被要求抽取指定画面进行演绎。

  会议上,大家普遍认为,当前的中小学生学习钢琴“热衷”于模式化考级训练,不仅抑制了孩子们艺术修养的提升与艺术情操的陶冶,同时也很难真正激发学生的钢琴演奏创意激情。专家们呼吁,中小学生的钢琴教育不但要学习经典曲目,更要鼓励学生用钢琴来表达自身情感与创意的热情,激发自身潜在的创新意识与能力。而时常被家长、老师称作“乱弹琴”的即兴演奏,正是激发孩子音乐想象力与创造力的途径之一。

  据了解,昨日的研讨会上,来自上海市科技艺术教育中心、上海音乐学院等高校的艺术教育专家以及少年宫、中学音乐教师代表围绕着“即兴演奏”这一形式以及当下的钢琴艺术教育展开了热烈的讨论。近年来,一些共同的疑惑时常困扰着从事艺术教育的他们:考过了钢琴十级的孩子为什么会说他对钢琴根本没有兴趣?学了那么多年钢琴的孩子为何只会演奏考试曲目?除了考级以外,钢琴还能给孩子们带来什么?

  依托万全卫城,做优特色文化产业。万全区依托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万全卫城,启动了首期投资4亿元的万全卫城文化产业园区建设,力争5年内将卫城打造成省级文化产业园区,力求展现“全景历史型、完整生活型”的古镇。目前,文化园区已陆续启动南北瓮城及部分墙体维修、卫所博物馆、嘉禾书院、十字街改造和玉皇阁等10个重点项目,目前已完工2项。为全面推介宣传万全卫城,该区先后举办了首届万全设计创意节和首届长城卫所国际文化艺术节,两岸三地超过30家创意品牌公司云集万全,超过50家商户参展,有力提升了卫城文化的知名度和影响力。

  温泉的水温弥漫了人眼,衡昀晔温柔的笑了笑,“我觉得我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

  据张薇了解,很多孩子后来放弃了钢琴,是因为在考完十级后失去了方向和目标。事实上,他们最需要的是一个可以让他们发挥想象力与创造力的平台,一个像即兴演奏这样的平台。弹钢琴的孩子即兴演奏,其实是在用音乐说话。孙维权说,即兴演奏能够把孩子弹钢琴的思路完全改变,从原来“背书”式的记乐谱,到凭着音乐的感觉来表现自己心底的声音。它对孩子的想象力要求很高,是一个创造的过程。“中国缺少创造力,然而创造性思维其实是可以培养的,艺术手段就是成本最低而效果最好的方法之一。”

  该项赛事目前已经引起了多方重视,在社会上产生了良好的反响,已经成为上海市学生艺术单项比赛的重头戏,引发了对上海市中小学生钢琴教育改革的进一步思考,要求注重钢琴教育激发中小学生音乐表达的创意能力。上海市人民政府副秘书长、上海市交响乐团理事长翁铁慧在两届比赛的决赛时都到会发言,并达成了上海市“上中杯”中学生钢琴赛与上海交响乐团的合作协议,“上中杯”钢琴比赛中优秀的选手将有机会与上海市交响乐团同台献艺。

  但“上中杯”接下来还会做进一步的探索与尝试。唐校长表示,这一举措不仅可以考验学生自我演奏的能力,盛一奇对“上中杯”推出的即兴演奏环节颇为赞赏,接下来或许还会遭遇来自不同方面的质疑与挑战,此次引入即兴演奏环节的“上中杯”钢琴比赛被专家们认为是引导钢琴教育正确走向的一种有益尝试。还考验了其在演奏过程中的协作能力。没谱的弹奏就是错误的,教学时要鼓励学生即兴演奏,“教师千万不要认为有谱的弹奏就是正确的。

  “家长的功利主义让很多琴童学琴就是为了考级,然而专业教学并不能达到陶冶情操的目的。”在昨天(15日)举行的第二届上海市“上中杯”钢琴比赛研讨会中,上海音乐学院教授盛一奇一针见血地指出存在于钢琴教育中的问题。与会专家们纷纷呼吁,钢琴教育要鼓励孩子“乱弹琴”。

  保护他们的学习兴趣”。不如说在考验学生对音乐的想象”。他还指出,却是第一次见到这样新颖的形式,“我们从比赛当中看到了传承与创新在艺术中的融合,上师大钢琴教育专家杨巧云表示,“上中杯”的创新给了我们的音乐教学很好的启示,给当下的钢琴教育乃至艺术教育提出了一个新课题,第三届的“上中杯”中将再度创新,他透露,“我三十多年来参加了无数的钢琴比赛,而是要靠社会上千千万万的琴童、老师以及全社会的共同努力。钢琴艺术教育的突破与变革不是一个学校和几个人的事情,与其说它在考验学生的钢琴技能,即兴演奏当中涉及了太多的内涵,让学生感受到艺术的快乐才是最重要的”。来自徐汇区少年宫的老师则表示,加入钢琴协奏曲演奏部分,

  张薇还透露,其实不少学生在演奏钢琴曲时都会产生一些自己的想法,只是这种想象力的表达很可惜地被老师、家长草率归类为“乱弹琴”,早早遭到抹杀。此外,目前从事即兴演奏教学的音乐教师也很少,老师本身会即兴演奏的比例还不到10%,而老师对学生的影响是巨大的。因此,首先要让音乐教师有一个思路上的转换,才能用语言和态度来引导好学生。即兴演奏在促进学生进一步学习和创造的同时,还可以培养学生的心理健康成长,让其用音乐的方式来表达、发泄。孙维权也表示,即兴演奏并不难。美国的爵士乐音乐家主要是黑人,他们当中的95%从未进过音乐学院,而是追随自己内心对音乐的热爱与感觉慢慢发展起来的。对于钢琴老师来说,敢于放手让学生去即兴演奏,在适当的时候给予他们鼓励就足够了,即兴演奏教学并没有那么神秘。

  “当前中国钢琴教育最大的缺陷,就在于把专业教学模式引入了业余教学。”上海音乐学院教授盛一奇表示,当前家长的功利主义让很多琴童学琴就是为了考级,然而专业教学并不能达到陶冶情操的目的。她表示,面对几万、几十万学钢琴的孩子,如果千篇一律地用专业的模式去教学,一味地往专业方向去引导,只会将孩子对音乐的兴趣与热情消磨殆尽。要培养学生兴趣,不妨鼓励学生“乱弹琴”,不要考什么就教什么,给学生以适合的教学才能学以致用。盛教授再次呼吁,“我们的教学模式一定要改变,音乐课一定要改革”。

  公司前期用暂时闲置募集资金共计33,000万元向中信银行包头分行、光大银行包头分行、浦发银行包头分行办理的保本结构性存款近日已到期,实际取得收益共计5,797,976.03元,具体情况如下:

  只是这里我们无法获取线程的ID了,测试时没办法通过线程ID查看线程的生命周期,但是在客户端方面,这样的线程池可以满足尽可能创建客户端连接,而客户端对线程池的存在并无感觉,好似在使用最初的第一版的时候。用来从事“灭茬”、“旋耕”、“起垄”等复

  2、全面性:“扫黑除恶”与“打黑除恶”虽一字之差,但就其深度、广度、力度则有了新的更高的要求。

  华东师范大学钢琴教育专家张薇也讲了一个例子。“我在美国曾经遇到一个生物学博士,有一次,他在一个场合即兴表演了一段爵士钢琴表演,令我大吃一惊。”在国外,很多人都有一定的钢琴基础,他们享受的不是考级,而是充分利用这种乐器技能自得其乐。而在中国,一个孩子从小开始学习钢琴,学了十几年,一旦考出了十级甚至演奏级,往往就把钢琴晾在了一边。在繁重的课业压力下,很多人甚至都弹不出一首完整的曲子,只能弹音阶。事实上,这种情况不在少数,上海音乐学院教授盛一奇去年面试高三生时也遇到不少此类情况,令她深感遗憾。

  在上海,学钢琴的孩子数以万计,其中大多数人都有着共同的学习目标——考级。闸北区少年宫的王老师正是一个琴童的母亲,在陪伴儿子学习的过程中,她亲眼目睹了孩子在学琴的过程中逐渐被烙上考级的烙印。“我让儿子学琴的初衷并不是考级,啤酒、葡萄酒和其他含酒精饮。而是陶冶情操,但家长与老师都在不自觉地随波逐流,考级是功利化,但也确实是最明确的衡量标准”。王老师呼吁道,“全社会应该共同来反省,除了考级以外,钢琴还能带给孩子们什么?”

  “上中杯”钢琴比赛于2009年由上海中学发起,至今已成功举办两届,第一届面向中学生,设立初中组、高中组,第二届增设了幼儿园组、小学组。在规模上每届逾千名中学钢琴爱好者参赛,钢琴家许忠、钢琴教育专家赵晓生与盛一奇、上海国际钢琴比赛副主席周铿、法国著名钢琴家Jean-FrancoisHEISSER等专家先后担任比赛评委。由于“上中杯”钢琴比赛注重将弹奏经典曲目与即兴演奏紧密结合的新颖形式而得到了参赛家长与各界的充分关注,后被正式定为上海市单项艺术比赛之一的官方赛事。第二届“上中杯”上海市钢琴比赛于2010年6月启动报名活动,7月初赛与复赛,9月决赛。与前一届不同的是从此届大赛不仅设有初中组和高中组,还囊括了幼小两个组别,扩大了参赛范围,为更多的业余钢琴学习者提供展示自己的平台。比赛内容为复赛自选曲目一首,抽取指定旋律一首进行发展;决赛自选曲目一首,抽取制定画面进行演绎。

标签:

欢迎扫描关注光拢乐器资讯网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光拢乐器资讯网的微信公众平台!